熱點新聞網 匯聚海量國內、國際熱點新聞

一個非法采砂團伙的發跡與覆滅

2019-11-16已圍觀 來源:互聯網編輯:熱點新聞網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2019年9月初,福建省寧德市蕉城區公安分局偵破一起非法采挖海砂大案,最終鎖定以翁某坤、鄭某力、尤某平、鄭某新等人組成的非法采礦團伙。警方發現,在未取得采砂許可證的情況下,該犯罪團伙購買專業采砂船于蕉城區八都鎮某海域非法采砂牟取暴利,涉案案值逾千萬元。

這并非孤案。11月12日,寧德海警局根據情報線索,在冬瓜嶼附近海域和西臺山附近海域連續查獲涉嫌非法采砂案,現場查扣砂船2艘,抓獲涉案人員共計12人,查獲海砂15000余噸。

在2018年7月國務院出臺“最嚴控海令”的大背景下,非法采砂案密集偵破意味著,當地填海項目正在進一步有序收緊。

激增的海砂產業

裁判文書網相關信息顯示,寧德警方抓獲的主要涉案人員翁才坤系福建省福州市平潭人,今年41歲。他自2013年進入采砂行業,以“班主”的身份參與填海造地工程,短短6年時間,其名下的采砂船隊逐漸壯大,發展為寧德海域一支頗具實力的吸砂、運砂、吹砂船隊,并承接了寧德市多個產業園的填海造地工程,所涉海域甚廣。

至2017年年底,寧德多個工業園區的填海造地工程基本結束。但厚利之下,他并未收手,帶領船隊繼續以向村民承包海域的形式私采海砂,直至案發。

據在寧德市開辦海砂工程公司的江同國回憶,2013年,一位干部介紹時年35歲的翁才坤來到他的公司。簡單交談之后,翁才坤向江同國表達了參與他公司海砂業務的意愿。

當時,一家外省企業落戶寧德,對其名下一處填海造地工程公開招標,中標后的施工企業將該工程發包給江同國。

此時,正是寧德發展工業的蓬勃時期。

公開資料顯示,與省會福州毗鄰的寧德市自2008年起經濟建設明顯提速。2008至2018年,寧德市基礎設施投資年均增速達18.2%。在“工業立市”的發展戰略主導下,寧德市先后引進一批工業項目,土地需求旺盛。

但受制于丘陵地形,閩東城市寧德土地資源緊缺,是福建省經濟最不發達的地區之一。這意味著,該市要發展工業,只能依托于城市東部的廣闊海域。江同國介紹,“任何工業項目要落戶寧德,第一個工程必然是填海造地,因為工業園區就規劃在海里,不是陸地上,陸地上都是山,沒法建廠。”

江同國說,填海造地的基本原理是先用吸砂船將海灣、河流入海口水域的海底砂體吸附出來,經管道輸送至運砂船,航行至目標海域之后,由吹砂船將海砂輸送至海水中。經過一段時間的自然沉降,砂體高于水平面,海域即變成陸地。這種填海造地工程成本不高,因為主要在寧德海域吸砂、吹砂,運輸成本可以忽略不計,而且海砂即吸即吹,無需堆放。

經過雙方溝通,江同國安排翁才坤進入施工隊。江同國承包工程后,將公司船只和雇用船只混編為八條生產線,每條生產線至少有一條吸砂船、一條運砂船和一條吹沙船。

但翁才坤只帶來兩條船,并且只是作業船只的小股東。江同國分析,翁才坤于2013年來到寧德時實際資產只有大約20萬元。江同國常年在寧德承包各類工程,經他協調船只,翁才坤成為一個小班主,經營兩條生產線。

江同國回憶,在當時寧德時大發展大建設的背景下,他的施工船隊并未取得采砂許可證,“但是我們采砂也沒有遇到什么障礙。”他說。

按照工程行業的慣例,業主單位將70%至80%的工程款打給江同國。剩余部分一般在工程結束之后支付,這一部分基本是工程利潤。江同國將收到的預付工程款轉賬給各班主,包括翁才坤。

但據江同國了解,翁才坤并未將收到的預付款全部打給他的工人,而是截留了一部分。后來工人因翁才坤發放的工錢不足,向江同國維權。江同國解釋說,他已經將業主單位發放的所有工程款支付給各班主,應該足以支付工人工資。

翁才坤遂與江同國反目,將后者告上法庭。江同國無奈之下起訴業主單位,討要剩余工程款。根據江同國的測算,翁才坤經營的兩條生產線,獲利應該在百萬元左右。

采砂發跡

訴訟發生之后,翁才坤離開江同國的公司,將手下的船隊和工人全部帶到另外一個工程項目。

江同國介紹,該項目即為三嶼(云淡)圍墾填海造地土石方1標段。招標公告顯示,工程地點位于寧德市蕉城區七都鎮三嶼村東面和云淡島西面之間的灘涂。填海造地工程規模龐大:陸域形成面積約1324畝,工程總造價約8287萬元。

經由本地一家企業發包后,翁才坤的船隊承接了部分工程。

據當地業內人士回憶,翁才坤在三嶼(云淡)圍墾填海造地土石方1標段的工程中至少掌握雇用了五六條作業船只。此外,因施工海域歷來為岸邊村民的近海養殖場,按照當地慣例,吸砂作業中一般有當地人士參與,便于施工方與村民們的往來。翁才坤先后結識兩位寧德籍鄭姓村民,由他們出面與當地居民協調海域租賃、解決爭議。

承接大型企業落地寧德市的填海造地工程,成為翁才坤的主要經濟來源。

2015年年底,寧德市臨港工業區冶金產業園A、B、C區填海造地工程海砂采購公開招標,業主單位為寧德市漳灣臨港工業區開發建設有限公司。本次招標采購海砂總量160萬立方米,每立方米單價30.6元,預算總造價約為4896萬元。

此次招標的中標企業為寧德市輝閩渣土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輝閩公司)。界面新聞獲悉,輝閩公司中標后,將采砂工程交由翁才坤實施。

但該項目難度頗大。公開招標公告要求,“因本次項目采購的貨物(海砂)至少需要1500畝的存放面積,須由中標供應商自行提供不低于1500畝的貨物存放場所,存放場所所屬范圍為采購人指定交貨地點:漳灣鎮上塘村、下塘村、鳥嶼村和增坂村所屬區域,供應商投標時應提供貨物存放場所的所屬村委的承諾書,承諾書中載明的貨物存放場所面積總和不得少于1500畝,否則按無效標處理。”

“想拿這個標,必須讓四個村委出承諾書同意你進場施工,你才能去投標。”一位要求匿名的寧德海砂從業者告訴界面新聞。

但翁才坤的施工行為似乎不止于招標公告中的海砂采購,也許還包含了并未列入招標范圍的吹砂造地工程。寧德市12345便民服務平臺上一條2016年2月22日的舉報信息顯示,“2016年1月20日,浩浩蕩蕩的大規模非法填海已經全面啟動。”

寧德市蕉城區海洋與漁業局在2016年3月8日回復稱,執法人員到舉報海域巡查,并就業主單位、承包方和現場施工人員進行調查取證,“現場堆有砂石60畝,因施工有部分砂石外溢,占用一定面積的海域。堆砂的范圍是漳灣鎮增坂村、鳥嶼村、上塘村、下塘村的農業塘。有上述4村同意在該農業塘堆放砂石的‘承諾書’。該海域不存在訴求件中提到的違法填海行為。”

2017年前后,寧德市臨港工業區冶金產業園A、B、C區填海造地工程海砂采購工程完工。公開信息顯示,這一時期,寧德市重點引進的上海通用汽車等重大工業落地項目先后完工投產,意味著當地政府對填海造地工程的需求正逐漸減小。

據江同國估算,翁才坤自2013年起進入寧德海域采砂,至做完臨港冶金產業園區填海造地工程,獲利至少在500萬元左右。

政策漸嚴

“做我們這一行的,鼻子要靈,以后在寧德采砂不那么好干了,該慢慢退出去了。”江同國說,2018年起,他逐漸減少了對海砂業務的投入。

征兆始于“最嚴控海令”。

2017年,國家海洋局組建了第一批國家海洋督察組,并于當年下半年分別進駐遼寧、河北、江蘇、福建、廣西、海南開展了第一批以圍填海專項督察為重點的海洋督察。2018年,中國出臺了最嚴圍填海管控措施。

2018年7月,國務院下發《關于加強濱海濕地保護嚴格管控圍填海的通知》,要求“除國家重大戰略項目外,全面停止新增圍填海項目審批”。通知提及,近年來,我國濱海濕地保護工作取得了一定成效,但由于長期以來的大規模圍填海活動,濱海濕地大面積減少,自然岸線銳減,對海洋和陸地生態系統造成損害。

根據2017年中央第五環保督察組向福建省委省政府的督查反饋結果,2010年以來,福建省累計審批填海項目382宗,使用近岸海域9062公頃,侵占部分沿海濕地。此外,寧德市環三都澳濕地水禽紅樹林自然保護區列入國家重要濕地名錄,2011年以來,圍海養殖造成保護區濕地面積減少近170公頃,局部生態系統遭受破壞。

據寧德市蕉城區八都鎮村民林安海介紹,翁才坤做完企業落地的填海造地工程之后,不但沒有退出,反而在寧德海域頻繁活動。

林安海介紹,2018年起翁才坤開始單干,在寧德海域非法采砂,運送至金蛇頭等村的工地。隨著當地政府對非法采砂的打擊力度不斷加大,寧德市場上海砂的價格水漲船高,每立方米的價格一路從2017年的15元左右飆升至如今的大約60元。

蕉城區警方抓獲翁才坤船隊涉嫌非法采礦案抓捕當晚,林安海也在現場。

林安海告訴界面新聞,船隊中翁才坤、尤某平、何某忠為老板,兩位鄭姓男子均為當地人,負責出面協調與當地村民的關系。

具體的操作方式為,洗砂船確定哪片海域下有海砂,兩位鄭姓村民與該海域的使用權人簽定海域租賃協議,船隊再進場采砂。案發前,翁才坤的船隊先后在寧德市蕉城區八都鎮、三都鎮海域采砂。因作業船只噸位大,無法泊入周邊村鎮碼頭,翁才坤出資購買了一條快艇,每隔幾日便乘快艇上作業船查看。

盜采海砂的船隊一般在夜間作業,但林安海回憶,翁才坤的船隊經常從下午就開始施工,天亮前由運砂船運至買家指定的工地。船隊將一處海域的海砂挖完后就再租一處。翁才坤被捕前幾個月,船隊剛由八都鎮海域轉移至三都鎮海域,租下當地村民種植龍須菜的養殖場,開始挖沙作業。當地漁民介紹,龍須菜為養殖鮑魚的飼料之一,這片海水下海砂的厚度約為3至4米。

警方公布的信息證實了上述信息。

2019年8月20日晚,蕉城區警方當場抓獲翁某坤等9名犯罪嫌疑人,扣押2艘采砂船、3艘運砂船。翁某坤、鄭某力、尤某平、鄭某新等9人因涉嫌非法采礦罪被公安機關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進一步偵辦中。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江同國、林安海為化名。)

排列三黑圣手字谜